2022年07月09日星期六欢迎您来到中国建筑防水协会
    
   |

En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际

下半年欧洲经济面临五大不确定因素 2020/07/17 16:27:00   来源:新华社新媒体

新华社法兰克福7月9日电(记者沈忠浩)欧盟委员会7日下调2020年欧盟及欧元区经济增长预期分别至负8.3%和负8.7%。欧盟认为,由于放松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的步伐比原计划缓慢,今年欧洲经济萎缩程度较此前预期更严重。


与全球其他地区一样,疫情迫使经济活动停摆是导致欧洲经济衰退的直接原因。相关数据显示,在执行最严格的封禁措施期间,欧元区经济运行被迫降温25%至30%。受此影响,今年一季度欧元区GDP环比萎缩3.6%,二季度萎缩幅度可能高达13.5%。


得益于4月中旬以来各国陆续分步骤“解禁”、推动复工复产,欧洲经济活动逐渐回暖。埃信华迈(IHS Markit)发布的数据显示,欧元区综合采购经理人指数(PMI)4月份“触底”,5月份反弹并已持续至6月。同时,20个产业部门中,建筑材料、汽车及零部件、医药与生物科技、食品饮料、房地产等11个部门产出6月份环比增长。


在信心方面,欧元区消费者信心指数、欧元区Sentix投资者信心指数均从5月份开始连续2个月回升。


包括欧盟委员会在内的不少机构认为,6月份的数据表明经济活动持续恢复,为欧洲第三季度回归增长创造了有利条件。


然而,关于欧洲下半年乃至明年的复苏轨迹是“V型”“U型”“L型”或其他,当前最大的确定性仍是“不确定”。正如各大上市公司最新季度财报所普遍反映的那样,宏观环境的不确定性让企业难以对2020年业绩进行可靠预测。


综合来看,下列不确定因素可能直接影响欧洲未来的复苏轨迹:


第一,疫情反复。欧盟委员会将新一波新冠感染视为左右经济增长预期的首要风险。


6月下旬以来,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等多国疫情有所反弹。“如果新冠病毒传播没有得到控制,任何经济重启都是空谈。”世卫组织欧洲区域办事处主任克卢格警告说,若不加强防控,欧洲一些国家的卫生系统可能再度被推向崩溃边缘。


欧洲央行执行委员会委员、首席经济学家菲利普·连恩认为,未来欧洲仍需预防或应对小规模疫情暴发,经济复苏可能因此出现局部中断。


连恩强调,目前所作经济增长预测的最重要前提是欧盟的限制措施逐步取消,并且不发生第二轮大规模疫情。


第二,失业潮和倒闭潮。欧盟委员会指出,新冠疫情给欧洲经济造成了更多永久性伤害,例如大范围摧毁就业、大量企业破产。


5月份,欧元区失业率攀升至7.4%,为去年11月以来最高。其中,15岁至24岁年轻人失业率升至16%。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事务的委员保罗·真蒂洛尼指出,与美国不同,疫情期间欧洲失业率上升的速度明显慢于经济下行的速度,“短时工”措施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真蒂洛尼提醒,“短时工补贴计划的持续时间有限,虽然近期有所延长,但这些计划不会让雇佣关系得到无限期维持,也不会增加民众收入。”


他还警告,欧洲面临破产的企业可能比目前预期的更多。债务违约增加可能影响企业重组并最终导致破产,进而在就业和金融部门造成连锁反应。


第三,内部分化。欧盟已注意到,各成员国经济系统抵御冲击的能力和复苏的速度存在明显差别。尽管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希望通过广泛的货币和财政刺激手段避免内部分化,但“双速”复苏的局面恐在下半年趋于明显。


欧洲央行副行长德金多斯近日表示,最令人担忧的是“双速”复苏似乎已开始显现,“我们对此必须保持关注”。


他说,一方面,一些成员国经济遭疫情冲击尤为严重,复苏基础较差;另一方面,一些经济韧性较强的成员国可能以更快的节奏恢复增长。


第四,金融稳定风险。迄今,由疫情触发的经济危机未演变成金融危机,但欧元区中期金融稳定风险已明显上升,特别是银行业经营压力增大,中期公共债务水平上升。


“如同以往的危机,当新冠病毒席卷欧元区,我们观察到‘逃向安全资产’现象,市场波动加剧,融资状况急剧收紧。”德金多斯说,市场分析师近期大幅下调对2020年欧元区银行盈利水平的预测,主要与银行可能需要增加信贷损失准备金有关。


他还指出,经济恶化可能引起公共和私营部门对债务可持续性的担忧。许多高杠杆企业面临现金流紧张、融资成本增加、供应链中断等三大挑战。同时,对财政空间有限的欧元区国家而言,未来增加的债务可能引发债务可持续性问题。


第五,欧英未来关系。围绕英国“脱欧”的不确定因素已连续数年困扰欧元区经济。虽然英国今年1月31日已正式“脱欧”,但随着11个月“脱欧”过渡期即将结束,今年下半年欧盟和英国围绕未来关系的谈判压力增大,变数尚难排除。


英国首相约翰逊明确表示英国不会寻求延长“脱欧”过渡期。在欧盟看来,2021年前欧盟与英国无法就未来关系达成协议仍是一个重大风险。


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表示,欧英就确保未来关系协议执行到位的争端解决机制存在较大分歧,可能导致协议最终无法达成。